陈彦:戏曲小舞台折射大世界

woniu 1829 2021-04-11 02:05:02

陈彦:戏曲小舞台折射大世界

作家陈彦

实际上,早在2011年,陈彦就以《花旦》为名写了5万多字,当时他在文艺院团当院长,但也有些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感觉,小说也搁置了起来。后来他从剧院出来后,看问题逐渐清晰起来。陈彦此后正是以《花旦》这个小说胚子,生发出了后来的《主角》,并由此赢得了第十届茅盾文学奖。

时光荏苒,直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,陈彦这才动笔继续未完的那部《小丑》,“每个人都被禁足在一定范围内,我才翻捡出来,又开始了断裂多年的茬口衔接。”陈彦说,这部小说原本叫《小丑》,后来改名叫《喜剧》,是因为一部外国电影已经叫《小丑》了,并且很出名。“而中国舞台艺术中的小丑,是喜剧的天然‘催生婆’,所以改名《喜剧》。”

陈彦写就《装台》《主角》《喜剧》“舞台三部曲”,完全与其25年的文艺团体生活相关。“我在那里当专业编剧,做研究,做管理,无形中获取了这个行当的诸多隐秘,那是无尽的历史沉积,也是无穷的源头活水。”他说,他的创作永远都与自己生活得最紧密和最熟悉的那一部分血肉相连。

陈彦对“舞台三部曲”里的人物有很深感情。《装台》里的刁顺子、蔡素芬;《主角》中的忆秦娥、胡三元;《喜剧》中的贺氏父子仨、万大莲和她的“影子”潘银莲、以及其他群像,陈彦都投入了很深的情感,他们都是他重构现实世界的重要载体,每个艺术的人物也都是现实中多个人物的复合体。陈彦说:“文学艺术的根本任务还是塑造人物,唯有鲜活生动的人物,才是思想、情感、精神高度与深度的保障。”他认为,这方面自己还需要更加努力,塑造呼之欲出的人物是作家的第一要务。

电视剧《装台》已经热播,《主角》正在进行影视剧改编中。但陈彦并没有亲手改编自己作品的打算。“我自己还想再写点小说,相信别人会比我改得更好,自己改编有时可能会有处处都割舍不下感,就像外科医生,给自己做手术还是请别人更合适些。”

继续深挖戏剧生活的矿藏

“我的写作是两个维度的集合、交会。一个是对生活的熟悉,另一个是对世界戏剧和中国戏剧的熟悉。”陈彦说。

陈彦小时候随着父亲的工作调动,走了不少山梁小道,对山民的生活与语言习惯逐渐熟悉起来。1990年他调到西安,一住就是30年。他说,“此前多次来过这个地方,尤其第一次走出大山,走进关中大地时很吃惊,这里是八百里平川,一望无际。”在陈彦的眼中,西安更是历史悠久的长安,除了博大,就是厚重。“我在陌生中怀着几分胆怯。当夜深人静,独自走在西安的大街小巷时,自然回想起历史上那些鼎鼎大名的人物,也感到与当代诸多名人贴得很近,他们就生活在这座城市,我与他们和光同尘。”那些点点滴滴的生活日积月累,多年后终于迎来了爆发的时刻。在陈彦看来,作家首先要对生活敏感,但特别熟悉的生活容易让人麻木,而一旦激活,生活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写作财富。

迄今为止,关于舞台、戏剧有关题材的作品,零零散散的文字加起来,陈彦已创作200余万字。陈彦认为,中华民族戏曲有300多个剧种,哪个剧种打开来都是一条长长的河流。“舞台小世界,映出的是世界大舞台,这就是我凝神这个领域写作的原因。”他说,戏剧中有毛茸茸的、驳杂的、丰富的、烟火气的东西,而且戏剧构成绝不允许枝枝蔓蔓,信马由缰,这些都对他的小说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。“舞台、剧团、戏剧这是我熟悉的生活,里面有很高的含金量,我想我会继续深挖这一部分的生活矿藏。”陈彦说。

陈彦写第一部短篇小说《爆破》是在17岁,那时写作对他而言是文学青年的一种爱好。“那么多人爱,就一定有道理,我是赶热闹一头扎进去的。有些人扎一扎,就换到别的兴趣上去了。而我一头扎进去就再没出来。所不同的是那时发表是唯一目的,而现在表达、有话想说是唯一目的。”陈彦说。

上一篇:人物|田艺苗:在空中,在书里,与你相遇
下一篇:《天桥上的魔术师》:打捞中华商场的年代记忆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

返回顶部小火箭